设置

关灯

强暴沈清乐?(微H)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一路上紧闭着眼睛,只听到风声不断在耳边呼啸,她在黑衣人怀中僵直着一动不动,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把她扔下去。

      她悄悄睁开眼,却发现他紧抱着她足尖轻点,几个飞跃来到城郊一处空地。

      黑衣人的脚步变得沉稳,沉清乐感觉似乎落到了一处平地。

      她微微睁开眼,凝眉看着眼前的一切,荒凉冷寂,这是哪里。

      想起刚才那个满身是血的人,沉清乐捂住嘴不敢发出声音,怕落得和他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  黑衣人见她这般胆小,冷笑一声,轻而易举将她抗在肩头,走下了阶梯,身后的铁门自动合上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只觉得天旋地转间,她被带到了一处黑暗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  突然黑衣人一个耸肩,把她抛下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低呼一声,摔落到柔软的床榻上。她大着胆子睁开惊恐的双眼,恰好看见他点燃地下室内的蜡烛,明亮的烛光映照下,她看清了如今所在之地,是个周围全是墙的石室。

      黑衣人不语,拿起一块黑色的布条向她走来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沉清乐颤抖着问,紧紧握住自己的衣衫,恐惧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  黑衣人冷冷地看着她,拉过她的身子,用黑色布条蒙住她的眼睛,之后又把她的双手绑在床头,以免她逃跑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拼命挣扎,口中语无伦次骂着。

      黑衣人无动于衷,做好一切后,脱去身上的夜行衣,竟是多日未见的谢景幻,他走到石室的角落按动机关,一扇沉重的石门打开,里面竟是一方宽阔的地下温泉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被蒙住眼睛,她仔细听着黑衣人的动静,发现他没有伤害她的意图,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  过了半晌,沉清乐听见水声,谢景幻起身出来,烘干身上的水汽,披上一件衣袍。

      不知他到底为何把她掳来,沉清乐试探性问,“你是谁,为何将我带来这地方?”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站着床边,看着躺在床上任由自己摆布的沉清乐,露出一个让人看不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见他不回答自己的问题,无法克制地颤抖起来,因为她隐约感觉属于他的气息正在缓慢接近自己。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的手扣住她的下颚,轻轻摩擦着她红润柔软的唇瓣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颤抖着落下眼泪,内心的恐惧不断放大,她挣脱谢景幻的手,头往另一边靠去,隐约猜到了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  “求求你,放过我吧,你需要什么东西我都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却不停下手中的动作,解开她的外袍,露出里面的肚兜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挣扎着,手上的布条勒紧手臂,勒出一道道红痕,她却顾不得这些,落下的眼泪沾湿布条。

      害怕自己若是厉声骂他会惹来他的兽性大发,沉清乐低泣着和他求饶,求他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看着她这幅可怜模样,却没有产生怜惜之情,手坚定地脱下她身上的衣物,直到身上只留下肚兜,他才停下手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感受到身上的阵阵凉意,她抿紧嘴唇绝望地偏过头,遮掩似的夹紧双腿,脑中不断闪过谢景幻的身影,多么希望此刻他能来救自己。

      胸前的肚兜被扯紧,沉清乐惊慌地喘息。

      “不要!”她喊叫着。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堵住她的唇,大舌伸进去缠住她的小舌,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胸中涌起一阵恶心的感觉,拼命用小舌把他的大舌推出去,却只是徒劳,嘴角流下涎液。

      带着薄茧的大手探下去按揉着她的阴核,另一只手用粗糙的指尖恶意扯住她的乳尖。

      一阵可怕的酥麻从他触碰的地方传来,沉清乐吓得无法呼吸,因为那突然的刺激,一声诱人的轻吟从两人交缠的红唇中溢出,她连忙用牙齿重重咬伤他的舌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