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两人隔阂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“公主,为何闷闷不乐的,可是有什么烦心事?”柳盈盈放下手中的玉筷,美目担忧地望向沉清乐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回过神,勉强露出笑容,拿起玉筷夹起一片玉片放在柳盈盈碗中,“公主府的午膳不合你的胃口吗?要不我让人重新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摇头,“臣女向来身体弱,吃不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担忧的目光望向她,“回头我让宫里的太医给你瞧瞧。”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笑笑,“从娘胎里就带来的病症了,看过许多名医,都说没有办法的,只能好好养着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多谢公主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  两人之间生疏的氛围让沉清乐不舒服,她放下玉筷,双手拉住柳盈盈的手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我之间真的不必这么生疏,我是真心拿你当作好友;你也不必唤我公主,唤我清乐即可。”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愣住,看着她真诚的眼神,不知这位公主哪来的兴致与自己交友。

      她因身体弱不常出门,对外界的事不甚了解,也没有什么亲密的好友,仅仅就听下人唠过几句闲话,提起这位恶名在外的公主,她也算有所耳闻,不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  再听到她的事,就是她收了谢哥哥作面首。柳盈盈那时还在担心,谢哥哥现如今家中突遭变故,她想找机会来探望一番,至少是为了两家从前的交情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妹情谊。

      可是父亲不许她出门去探望,说她身子骨弱,应在家养着,好好的看那罪臣之子干什么。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知道父亲的意思,谢家现在处于风口浪尖,谁家与谢家沾染上关系,都会被外界误认为是与外邦通敌有关。柳盈盈也知道,谢哥哥从来都是神通广大之人,怎么会因变故自暴自弃,就此放弃自己的一生呢。

      她没有挣开沉清乐的手,勉强叫了一声,“清乐。”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露出笑颜,“待会我还是让人拿一些调理身体的药材给你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乖巧地点头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看她这般听话,心里的罪恶感越来越深,终是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盈盈,若是谢景幻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,你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不明她的意思,歪头懵懂地问,“谢哥哥会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?”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咬咬牙,“比如说,他与其他女...”

      顿了一下,沉清乐又换了个说法。

      “他其实是个花天酒地,沉迷女色之人。”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瞪大眼,脸上是惊讶的表情,谢家没落后,谢哥哥竟堕落到这个地步,谢伯伯若是还在,肯定不想看到他这样的。

      她脸上露出痛惜的表情,沉清乐却误以为她是在伤心自己喜欢的人竟是这般,她连忙道,“不不,我的意思不是谢景幻他这么做了。我的意思是,若是谢景幻是这样的人,你会伤心难过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“若是谢哥哥真成那样的人,我自然是希望能帮他拉上正途。”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认真的语气让沉清乐误以为她的意思是,若是谢景幻真与其他女人有过什么,她也会不计前嫌,待他如初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在心中咒骂自己和谢景幻无数遍,怎么能让这般美好的女子牺牲如此多呢。

      她猛地站起身,吓了柳盈盈一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