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让柳盈盈来解毒(H)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依旧是那个阁楼

      “爷,蒙面人的身份有着落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背手看着湖边的两人,沉清乐似乎心情颇好,下了船还主动抱了抱柳盈盈,柳盈盈也笑意盈盈和她告别,这两人的关系,何时这么好了?

      暗一见自家爷专注看着湖畔,好奇地凑上去望了望。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挡住他,一脸冷意。

      “说说,有什么着落?”

      “属下查到,国公那日上了一封密奏给皇上,皇上看后勃然大怒,召了端王入宫,之后端王出宫后就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眯起眼,“你是说,那日见面的是他和父亲?”

      “属下猜想,是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皱眉,端王与父亲向来没有交集,两人常常因为政见不合,在朝堂上互相讥讽,莫不是父亲抓住了端王的什么把柄,端王去和父亲求情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去盯着端王的动向,尽快弄清楚父亲的密奏上是何内容。另外,和外邦那边交涉得如何,他们可愿说出走私之人?”

      “银钱走私,获利者良多。这群人为了自己的利益,嘴捂得紧。”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看着沉清乐离去的方向,“那便抓个人,把他嘴撬开问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  这晚,沉清乐本以为是平静的一夜,正是昏昏欲睡时,外面又传来了动静,谢景幻的毒又发作了。

      她起身走到了外面,看着苦苦隐忍的谢景幻,见他都不愿看自己一眼,咬牙背着她自己忍耐。

      “可需我让人进来帮你?”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喑哑的声音响起,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见他数次拒绝自己的好意,想来是嫌自己给他找的姑娘不干净,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。

      她走出寝殿,轻声吩咐了几句,侍女下去照办。

      一炷香的时间,柳盈盈被带来了,她疑惑看着站在门边等待自己的沉清乐。

      “公主,这么晚叫臣女来有何事吩咐?”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匆忙把她推进自己寝殿,“来不及解释了,谢景幻中了毒,只有你能解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解毒?”柳盈盈莫名,她又不会医术,怎么帮谢景幻解毒。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想到这两人都是未经人事的,到时候万一谢景幻太激烈伤到这娇娇软软的小美人怎么办。

      她拉过柳盈盈,叮嘱她,“盈盈,待会若是谢景幻太急,你让他先给你用手指弄一番,不然你不动情的话,会很疼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皱眉,这公主又在说些什么奇怪的话,什么用手指,什么动情,她怎么什么听不懂。

      她拉住沉清乐,两人换了位置,“公主,你先冷静一下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估摸着里面的谢景幻怕是忍不住了,她转头望了望。

      “来不及解释了,快进去。”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看着她背后惊喜地叫出声,“谢哥哥。”

      沉清乐觉得背后凉意渐深,一具温热的躯体靠着她的背,她甚至能感觉到谢景幻的庞然大物顶着她的腰。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温柔地对柳盈盈笑笑,“盈盈,我还有有事与公主商议。今日天色已晚,你就在公主府住下,明早再回丞相府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柳盈盈点点头,随着侍女下去了。

      寝殿的门关上,只剩下谢景幻和沉清乐保持着刚才的姿势。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抵住门,附身在沉清乐耳后问,“阿姐怎么把柳盈盈找来了,是想让柳盈盈帮我解毒?”

      顾不上他对自己改了称呼,沉清乐背对着他颤抖,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  “自然,你反感其他人碰你,我就找了你满意的人来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可是,阿姐怎么知道我的身子就愿意让柳盈盈碰?”

      谢景幻轻咬着她的耳朵,沉清乐扶着门勉强撑住身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