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蓝天的美食日记-4.香菇牛肉粥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再接下去一起顺利成章,买菜,她回家做饭。

      她在厨房忙的时候,我坐在沙发上看着。早上徒生的那种“这应该是我女人”的想法越来越浓烈。我忍不住起身来到厨房,问她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。

      找了个借口,硬是往厨房里插一脚。仿佛那样,在那一刻她就是“我的女人”了。

      不多会儿,她从厨房拐出来,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我这边,我也抬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  那一瞬间,我生出了一种自奶奶走后便消失了很久的“温暖”感,还有一种从未有过的“家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  也许有了林影芝,就算有了家和孩子,也不会一地鸡毛。那一刹,我险些就要开口了,我想问她“要不要试试跟我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  最终理智战胜了情感,我没开口。

      我知道闫斌心里始终放不下她,我也知道她深爱过闫斌,不知道她放下了没。

      可无论他们有没有放下彼此,她都不该成为“我的女人”。

      我是她ex发小,她是我发小的前女友,这是个跨不过去的鸿沟。即使我不介意,她也没法不介意吧。

      那天她做了一道低温牛排,一如既往的好吃。吃完午饭,我下了个决心,约一炮,以毒攻毒的断了这不该有的念想。我刚跟林焘说完我今天晚上就要约他学妹这件事儿。她就整理完餐厅和厨房,坐到了我旁边,还拿起了我刚看完的《未来简史》,然后我就又硬了。我当时真想给她扒光了,听她在我怀里呻吟。

      开锁的那个约救了我,没让我不受控的扑上去。我开车送她回去,待锁开了,我便拒绝了一切她的提议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  我并没回家去,而是找了个酒吧喝了两杯。我胃不好,也不好酒,酒量自然也就差。才喝一杯就晕乎乎了。缓到傍晚才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  约了林焘小师妹的炮,我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去接了姑娘。跟姑娘吃了个饭,开了个房。结果,我硬是举不起来,最后还落了人笑柄。

      那晚炮没约成,我就讪讪的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  进门、开灯,一个报框映入眼帘,紧接着林影芝那浑圆的屁股就出现在眼前。帐篷立马就高高兴兴的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那一刻终于明白了,我喜欢上了林影芝。

      我喜欢吃她做的菜,因为有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  我喜欢她为我忙强忙后,因为有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  我喜欢上了她这个人,并且想把她占为己有,然后有个温暖的家。

      这是不应该的,也是不能的。

      我不应该去奢望那份熟悉和温暖,万一失而复得,再得而复失,我要如何承受。

      我更不能去奢望要一个家,我的生活里从来没有一个好的例子,我又要如何去保证不让生活变成我最憎恨的那种一地鸡毛?

      我要远离她,不能再弥足深陷。我既不知道她心里有没有我,我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她幸福,除了远离,我别无它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