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8夜半赌局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张桃在关绮进地牢后不久就回来了,不过木门还是李正盈敲的。

      她本来还纳闷关绮跑那里去做什么。亲自下地看到了绯衣,李正盈一下子两眼发光,骂骂咧咧地埋怨自己最好的朋友吃独食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  然而张桃吓得连身子都僵了。

      「张梅呢?」关绮问。

      张桃不敢明着在李正盈面前点出乘影的身份,只能拐着弯子说:「去见修运河的亲戚了。」

      关绮顺着话回答:「那位官人若因为凑不足男丁发愁,你们两个也不必上赶着去帮忙。」

      「可是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「让绣眼照顾照顾乘影,身子养好一点,就带到再思楼里交给连懿。」关绮打断她的话,「其他的事情你不必担心。我有胆子在国子监边上开伎馆,你自然知道我有没有底气做这种事。」

      张桃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  /

      回到监舍时刚好赶上晚饭,带病休假的关李二人自然是不用去食堂的。

      叁品以上贵人的女儿入学做官生,用度便比推举来的民生阔绰好几倍。民生六个人挤一间屋子,官生一个院子里却只住叁人。

      李正盈和关绮之外,还有一位云南土司的嫡女,名字叫做花杏。

      花杏刚入学不久,只和两位舍友相熟。她身份特殊,学官不敢严厉管教,见她们都请了假,便偷挖一壶私酒,准备和两位伤员烧酒夜话。

      也就她们敢这样嚣张。

      初秋的季节天气还热,李正盈干脆脱了上衣,只穿一件主腰灌饮花杏那不醉人的土酒。

      「咦?」花杏双目圆睁,盯着李正盈身上青紫的吻痕,「估满,你这是——」

      「嘘——」关绮拢住她的嘴,「这话能在晚上学官巡逻的时候说吗?」

      花杏咬了关绮一口,「你们好大的胆子。」

      李正盈耸肩,自豪地接下了花杏的「褒奖」。

      打更的走了便是宵禁,就算在同一个院子也不好出门。花杏便邀请两位好友留宿在她的房间,叁人挤在一张小床上。

      拉上棉被,夜谈的话题便愈发大胆。

      李正盈对国子监的生活颇有不满,在密友面前难得有个放肆的机会。武将家的女儿最是直爽,到兴头上了,直接拉着花杏隔壁,同她讲自己今日的奇遇。

      不曾想花杏只听了个开头就脸红了,掐着李正盈的手腕,让她切莫再讲。

      「你在云南也算是个土公主,怎么长到这么大了,还没尝过男人么?」李正盈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  花杏摇头,「我结了亲的。」

      她挣开李正盈,起身拉了床帘。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里,像是点了一盏柔和的纱灯。花杏把上衣撩起来一些,露出了自己的小腹。

      吓人的疤痕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  「你还生过孩子?」李正盈眼睛瞪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  「只有中原的贵女习惯晚育,」关绮解释道,「福建的小姐都常在成年前有孕。」

      李正盈显然对此有些反对的意见,但花杏人在眼前,自己不好意思表现得无礼。硬生生吞掉了嘲讽的话,临时把自己变成了表情古怪的妖精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和郎君青梅竹马,还未出生就订了婚。」花杏爬回床上,「我在白光神面前同他发过誓,这辈子也就我们一对。」

      关绮打了个哈欠,「两情相悦定终身,倒也不是件坏事。」

      这话让李正盈想笑,「你也配说这种话?」

      「小女最向往忠贞二字,」关绮把头埋在被子里,听不出是敷衍还是真心,「我可是羡慕阿杏的好姻缘。」

      「一生一世一双人?」李正盈哼了一声,「你双个屁。」

      花杏也笑了,「文缯收了心,也是位良人。」

      叁人打闹了一会儿,远远看见巡夜的提灯,忽地又一同闭了嘴,躲进被子里闷声大笑。

      明日还有早课,按理应该早睡,但两位中原的小姐缠着花杏说她怀孕的事情,又叽叽咕咕到了后半夜。

      //

      说了一晚上话的花杏自然是第一个睡着的。

      关绮夹在两人中间,本来身体不舒服,睁着眼数了不知多少绵羊都没睡着。

      「噗嘶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耳边痒痒的,原来李正盈也醒着。

      「你可只有一天假。」关绮警告她。

      「可我睡不着。」李正盈说,指了指最外头的土司小姐,「满脑子想着阿杏。」

      「哼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床帘还未关上,月亮挪了个位置,正好照在花杏酣睡的侧脸上。

      未来的土知府长相确实秀气,眉眼都像工笔描出的一般。

      平时结了发髻看不出来,睡觉时散下了头发,关绮才发现花杏的美人尖是虚着勾的边。原本看不出她生过孩子,仔细观察,还是有过一点痕迹。

      「喂,」李正盈捅了捅关绮,「你信吗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