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2诱骗一名小道士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「啊——」

      情到浓时,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刺耳尖叫,吓得关绮从旖旎中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  这宴会是她办的,出了事也得她担责。关绮哪里还管刚才的亲热,踩着连懿的肩膀跳下了烛台,一边跑一边整理衣襟——

      果然是李正盈干的好事。

      被灌药的那个伎子倒在一片污浊之中,浑身上下不着寸缕,只剩一口游气撑着,还没完全晕过去。身下孽根已是紫色,两条雪白的腿绞在一起,一边发出微弱的呻吟,早就失了清醒。

      那些女人懒得收拾,拍拍屁股走人,拉其他伎子故计重施,根本不管他的死活。

      那个可怜伎子的身边,正跪着一个刚成年的小道士。大概刚从外边吃野的回来,被雨浇得湿透,一进门看到这位半死不活的样子,吓一大跳才尖叫出声了。

      小道士抱着伎子的肩膀,不知所措地摇着他的脑袋,背诵着祈福的咒语。

      「喂……」关绮本不想管,可又不忍心看他这么糟践病人,「烈性的春药还没散完,你这样可会让他彻底丢了魂儿。」

      「那、那我该做什么?」

      「不必管他。」关绮说。

      这种事情,在花楼内也算常见。伎子多是贱养,本就虚弱。身子应付不了催情药物,就会成为这副模样。咬咬牙捱过难受的时候,休息几日再泻几回,大部分都会没事。

      当然咯,如果捱不过去,这身子肯定就废了。每年都有不知道多少年轻男子沦落风尘,也不差他这一个就是了。

      关绮确定他没有性命之危,转身要走,衣角却被那小道士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  她皱眉,「你想干嘛?」

      「帮帮他吧。」小道士恳求道。

      这一抬头,一下把关绮看心软了——

      两弯柳叶眉,一双珍珠目,面中饱满,鼻梁笔直高挺。和连懿那张艳丽的狐狸脸没法比,却是长辈偏爱的福泽面相。不像是超尘脱俗的道士,反而像背负灭门血仇的贵族公卿,被雷雨打下叶片的人间富贵花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半面纱早已经湿透,紧紧贴在脸上,勾勒出清晰的骨相,还有一只藏着兔牙的梅花薄唇。

      已婚和出家的男子遮盖半面纱,意思是这唇舌已经侍奉了专人——他这样半遮不掩的,明明什么都不让看,却什么都看进去了,实在是让人心痒痒的。

      「在雨里这……这样冻一晚上,造水库的男兵们也不一定受的了。」小道士低下头,半面纱啪地一下掉在伎子的胸口,「求求小姐了。您、您要什么报酬,只要悯真能给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小道士抬头望着关绮,眼角恰到好处地落下一滴眼泪来。泪水夹着雨水,一个劲地往他半面纱里钻,小道士想要抹泪,一下却碰掉了本就不牢的面纱——

      没有施妆的皮肤细腻白皙,在雨里淋了一趟,嘴唇鲜红,脸上苍白没有血色。道士清冷的打扮和本身面容里的矜贵相撞,碰发出的媚气便扑晕了关绮的脑袋。

      「真的什么都给吗?」关绮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  小道士郑重地点点头,「出家人不打诳语。」

      「道舍的一号房备了热水和米酒,」关绮淫虫上脑,直接说出了连懿的房子,「你可以带他到那里休息。」

      她从小道士手里抢回自己的衣服,甩开了往烛台走。刚才旖旎的样子似乎还在眼前,连懿却已经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  罢,巫山君待人温柔和善,想必也不会对这惨遭毒手的伎子狠下心来。

      「小姐?」小道士像是怕她就这么直接跑了,试探性地呼唤道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在。」关绮回到他们面前,蹲下身子,翻开伎子的手腕,搭了一下脉搏,「哎呀。」

      确实不是严重的事情,不过关绮有心想逗小道士一回,故意装出了夸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  「怎么了?」小道士连忙问,急得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  「先搬到房间里,用热水擦干身子吧。」

      关绮蹲下身来,把那伎子从小道士怀里抱出,又帮他把伎子背起。虽说关绮不算什么正人淑士,可是乘人之危的事情也干不出来——更何况那伎子身上尽是污物——只在背后扶着两人。

      「好了吗?」她问。

      小道士点点头,「请小姐帮我带一下行李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