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态度迥异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王崇跟人去了前院,身边嬷嬷笑着对陆希娘道:“世子夫人整日念叨着,今日奴婢一看,这心也是放下大半,方才奴婢瞧着,国公爷可是体惜您,亲扶着您下马车。”

      陆希娘面无表情“嗯”声,生怕在她面前露了端倪。

      这婆子是仁平伯世子夫人的乳母,也算看是看着陆月香长大,知她平日里性子,这会儿暗自瞧她一脸不悦,私下揣度了几句,心道还是要与夫人提上一提,姐儿到了国公府中可不比在家里,若惹得人不快,受苦的还是姐儿。

      陆希娘跟着婆子往后院走,府中她十数年没回来,倒没甚改变,只在经过一片竹林时她怔了下。

      这地方分明是她以前的院子,怎如今都铲平了连半片砖瓦都不见。

      “姐儿怎么不走了?”婆子问道。

      陆希娘按捺下疑惑摇头,穿过廊庑,便到了仁平伯夫人的居处,此刻屋中可是热闹,一家子的女眷都聚在这儿。

      屋里或坐或立了不少人,但陆希娘能一眼就认出来的也只有她母亲崔氏和弟媳罗氏,纵然罗氏是她平辈,但碍着这身子的身份,只得上前磕头拜见两人。

      崔氏年逾五十,看着似四十来岁的妇人,头上不见几根青丝,忙让人扶她起身,将她唤至跟前坐了,牵着她的手左右端看,笑道:“这两日似还胖了些,我这香姐儿可真是有福气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可不是,还是老嫂子您会教养姐儿,你看这府上一个两个,谁不夸咱陆家娘子。”下首妇人笑道,再看崔氏脸色不虞,先给了自己个耳刮子,又道,“看我这张嘴,姐儿好日子,好端端说得什么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