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总是会疼的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这话音刚落,便惊得男人酒醒了大半,王崇定定看向这刚成了亲,香娇玉嫩的小娘子,心中直叹自己喝迷糊,那妇人早就死了,他为她守孝叁年,棺椁也是他亲自看着下葬,哪有死而复生的道理。

      今日是他大婚,这小妇人是他自己选的,又是她嫡亲的侄女,他既将她娶进府中,纵然心中有别的想法,也会给她因有的体面,断不会多委屈了她。

      王崇稍微回过神来,他撑起胳膊低头看去,他自己耻毛多而密,将那处遮掩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  他身子又弓起几分,这才看清两人交媾之处,小妇人粉肉被撕扯至极限撑开,含着根硕大紫黑色的肉棒,棒身上粘着鲜红色的异样黏液,该是从她身体里带出来的那些。

      “别动,我难受。”陆希娘低吟出声,她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尚来不及多想,下身就因男人动作拽得生疼。

      然而更让她觉得羞耻的是,不止是疼,还有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瘙痒,从腿缝蔓延至全身,酥麻又刺激,她忍不住扭了扭腰,却激得穴内巨物瞬间膨胀了几分。

      她嫁给王植两年,王植身子不好,两人敦伦的次数并不多,几乎每次都是为了受孕,可惜没能得个一儿半女。

      后面王植过世她守着寡,倒不是没有思淫的时候,只她素日清心寡欲惯了,多摘抄些医书和经文也就能捱过去。

      仅有一次,打小跟在她身边伺候的丫鬟从外头弄了个好东西给她,四四方方的匣子里装着根玉做的阳具,她将自作主张的丫鬟斥了顿,后面还是忍不住藏在枕下偷用了一两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