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身上有个男人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话说姻缘缔结两姓之好,这汴京城中都骂仁平伯陆家卖女求荣,皆因他家姑奶奶生前嫁至安国公府王家,丈夫死后陆家娘子竟痴傻守寡十八年,临了又留下绝笔信随亡夫而去。

      熙元二十年,安国公上表朝廷,官家为彰其刚烈,追赠诰封为“一品夫人”。

      在陆氏之前,京中从未有过守寡风气,都道是寡妇好嫁,陆家原本已是破落户,家道中落,空有个爵位,却因为个女儿入了官家的眼。

      只是这陆家的福气还在后头,王家上一辈迎娶陆家姑奶奶,如今安国公王崇又娶了那位嫡亲的侄女。

      今日正是两人大婚的日子,喜房内红烛尚未烧至一半,金制熏炉中焚着龙涎香饼,袅袅青烟升起,屋内到处萦绕着甘甜的香气,角落高几上立着长身细腰的青釉瓷瓶,其间竹枝一二。

      偌大的山水屏风后摆着张碧纱围帐床,此刻帷帐垂下,将床内遮掩得严严实实,只依稀从里传出男人的低吼声。

      王崇今日喝了不少酒,不用别人来敬,他自己只管几杯倒下肚,宾客在旁起哄,府中下人不敢劝,老夫人懒得管,这会儿他人已喝得醉醺醺,连身下小娘子的样貌都认不出,依着本能将两人衣物都撕扯干净。

      小娘子娇俏亮丽,浑身衣裳都被人剥光,赤条条裸着身,袒胸露乳仰面躺在床上,她双眸紧闭看着十七八岁的模样,鬓发散在枕间,半点声音都没发出,倒像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  他掰开小娘子的腿,身下坚挺的阳具早肿胀疼痛得不像话,直接抵着紧紧合拢的花穴,在外胡乱戳了几下,硬铁样的凶器戳得细皮嫩肉的地儿红了一大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