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可怜他就给我滚出去

    马上就是春节,这段时间电视台忙得不可开交。林昭虽然职位不高,但活也不少。一个上午像打了一场仗,好不容易熬到午休,张助理一通电话又把她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林小姐,裴总今晚到。”

    到?到哪?

    那人出差的时候还是带着满肚子气走的,没等林昭怎么哄好他的法子,就被告知对方已经在国外了。既然见不到人,就算想出了也没什么用,林昭索性晾到一边,等他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他一般都会报备行程,这次可能是真上火了,连条短信都没有。

    林昭看了眼空荡荡的对话框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所以是到市内还是到她这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连轴转地加了好几天班,林昭恨不得今晚也能留在办公室。结果上司大手一挥,说今晚免了,让他们好好享受周末。林昭看了眼日历,才发现今天是星期六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她即将有一整天的时间去处理大魔王忍了半个月的坏情绪。

    生不逢时,林昭认了。张助理只说了他今晚到,也没说什么时候的航班,林昭给他打了个电话,没通。又给他发了短信,没回。没办法,就只能先去超市买菜了。

    就算今晚他不来,她也可以自己吃。吃不完就放到冰箱里明天吃,也不用一大早起来去买菜做饭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她推着推车漫步在超市里,正看着保质期,电话就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那边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把东西放回货架,认为还是不要囤太多速食。正想换只手拿电话,几秒的间隙那人就忍不住了,语气臭到仿佛被人欠了几百万:“哑巴了?”

    不是你不说话的吗。

    林昭无奈,也不想反驳他,只问,“里脊你想吃什么口味的?”

    一拳打在棉花上,裴辞的火却莫名其妙熄下来。

    “糖醋?葱香?还是清蒸?”

    他扯了扯领带,觉得气闷,声音别扭。

    “糖醋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林昭正在摆盘,门铃就响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。”